《无声》,在犯罪惊悚片的定义下,隐藏了导演洪义正对韩国社会和家庭的解构,以及社会化过程中人性剥离的反思,增加了这部电影的思考深度。
影片结尾,楚熙的尴尬和泰仁的逃跑把这种思考推向了极致,带给我一种深入骨髓的悲伤和无助,在一个只有十一岁的小女孩的现实和无情中感到悲哀;无奈,在社会化的过程中,人性的丧失是无法抗拒的。
我们不知道泰仁最终将面临什么样的制裁,也不知道它将如何结束,但我们知道,每个人都是泰仁,或者曾经是。

驯化服从

精神上的自我阉割和服从

昌福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。他经常警告泰仁,“如果你贪图别人的东西,你会掉进火海。即使你有非分之想,也要尽力去抗拒。”甚至在他最后拿着赎金离开的时候,嘴里还一直嘟囔着“对不起,对不起”。从这些表现可以看出他是真的相信这个东西。但他的“信仰”并不是出于做事的原则,也不是出于人生的信条,而只是一种思想上的自我阉割。

昌福正在帮助黑帮处理尸体,但他不能用自己的想法来判断自己的行为。他明明参与了这种损人利己的肮脏勾当,却不愿意承认。

他的工作和生活受到来自更高阶层的人的压迫,比如电影的导演(相当于中国办公室主任)。像泰仁,一样,他实际上渴望并觊觎那些富人的生活。但是现实中的落差压抑了这种欲望,这种“不求回报”让他感到痛苦,所以他不得不逃离思想和精神来抚平现实中落差带来的痛苦。

于是,他主动阉割自己的精神,驯化自己,服从更高一级的安排,为自己编了一个“贪图别人东西的人会下海”的谎言,并据此惩戒自己和泰仁。本质上,这只是昌福个人软弱的借口,也是他自己的精神自慰。

电影中还有一个和昌福,相似的角色,那就是养鸡场主。泰仁抢了车,摔断了胳膊后,并没有对他表现出太多的愤怒,而是说:“年纪大了,骨头太脆了”。像昌福,一样,他把所有的错误留给自己去消化,但不敢去想谁对谁错。

关于男生发型设计穿搭造型的学习和参考,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,本文仅供吸取灵感和参考,切勿生搬硬套。

如果想了解更多形象设计方面的内容,以及报名男士形象设计改造顾问素人爆改,请持续关注BLACKWINGS黑翼形象。

像昌福这样的人代表了韩国社会最底层的人。他们被迫承受来自各阶级最沉重的社会压力,却无法在痛苦中挣扎。他们的命运注定,无法反抗。他们只能在这种牢不可破的社会规则下,完全牺牲自己的身体和精神,然后在这个世界上勉强生存。

家庭之间的驯化和服从

被绑架后,小女孩楚熙,非常平静,她甚至开始融入泰仁和昌福的生活。当她呆在泰仁的家里时,她帮助泰仁和他的妹妹洗衣服、做饭和做家务;当泰仁拍下楚熙的照片作为索要赎金的证据时,楚熙很开心,似乎根本没有被绑架;当泰仁在处理一名女警察的尸体时,楚熙很体贴地帮他一起埋土。当我们天真地以为小女孩真的爱上了这两个老实的“绑匪”时,结局出乎所有人的意料。

当泰仁出于心理内疚把楚熙送回她原来的小学时,楚熙看到了她的老师。她挣扎着挣脱泰仁紧握的手,向老师跑去。当老师问楚熙是谁送她回来的时候,她毫不留情地告诉老师,是泰仁绑架了她。

显然,楚熙的变化不是偶然的。自从被绑架后,她就一直戴着“兔子面具”。她在泰仁家中扮演“母亲”的角色。她把泰仁当成她的“丈夫”,把她的妹妹当成他们的“孩子”,并且玩一个家庭游戏。

她在泰仁宫所做的一切都有一个强烈的目的。她想通过努力教育孩子、洗衣做饭来证明自己的价值,以换取丈夫泰仁的认可。在楚熙看来,这种对价值的认可是她逃脱绑架者迫害的关键。

楚熙打击绑匪的另一种有效方式在于这个11岁女孩内心深处的洞察力,这种洞察力来自她对原生家庭的观察。她知道她妈妈做什么来取悦她的丈夫,以及一个孩子应该做什么来让她开心。

她深刻理解家庭每个成员的功能和作用。但这种“理解”中并没有太多自发的情感和爱,而是太多的冷漠和无情。一个11岁天真无邪无忧无虑的女孩,经过仔细的体验,思考着家庭中如何被需要这个现实却又无情的问题。

楚熙温顺的体贴和服从最终驯化了这个单纯又没有经验的男人,让这个男人有了一种理解和愧疚的复杂情感,就像他原生家庭的父母一样,最终驱使泰仁去救楚熙,把她送回来。

楚熙,姐姐和泰仁的关系反映了小女孩楚熙,的原始家庭关系,她代表了韩国最普通的家庭。他们的相处模式机械而空洞,他们准确地扮演了家庭赋予他们的角色。驯化和顺从共同建立起一种牢固可靠的关系,这种关系中夹杂着不成熟的情感,但这种关系中的人并不因此而介意。他们可能会忘记缔结这段家庭关系的初衷,也可能永远不会明白。

电影寓意

电影名字《无声》不仅指主角泰仁不会说话的沉默,还有更丰富的内涵。
被驯服的“沉默”
昌福能感觉到他身体和精神上的压抑和痛苦,但他无法知道这种痛苦的来源。他只能阉割自己的思想,屈从于强加给他痛苦的更高阶级的统治。

楚熙意识到她不需要父母的关心和照顾她的弟弟。她试图在家里扮演一个听话、懂事、无忧无虑的女儿。即使在最后,她也本能地想回应母亲的呼唤,但被生生压制住了。她选择向母亲的“深意”低头。她知道如何利用自己的聪明和懂事来唤起父母的负罪感,让他们需要自己。

泰仁被楚熙每天的体贴关怀所感动,认为她是真诚的。当我准备真心对待她的时候,却被她背叛了。
这三个人被一种残酷的社会规则和虚假的情感所驯服,却浑然不觉。他们愿意默默服从这种安排,仿佛他们是注定的,而这一切都是悄无声息。

无法抗拒的“沉默”

这三个人的反抗是失败的,昌福和楚熙,其中一个是社会的底层;一个家庭是最弱的,他们的不满不能叫出来。只能留待消化。在这个过程中,它必然会造成人格上的扭曲,或者像昌福,一样失去思想和尊严;或者像楚熙,一样戴上面具永生。
对泰仁,来说,他的无力反抗更令人震惊和感动。

在电影的最后,当泰仁看到楚熙告诉他的老师他是一个绑匪时,他惊慌地逃离了学校。最后,他脱下西装外套,默默地回到了他在农村的家。在泰仁逃跑的过程中,除了害怕被抓,他的心里还有一种更深更原始的恐惧。

泰仁是一个淳朴的农村青年。他生活中没有太多的人际关系,但他有着最真实的人类情感。他看到路边摊上的老奶奶,会主动送鸡蛋;当他看到楚熙光着脚时,他也会温柔地捏碎她身边的玻璃渣;他向往富人的生活,经常坐在房头的车里抽房头抽的烟蒂。泰仁的情感不同于昌福和楚熙,它是发自内心的自然流露;是刻在人类基因里的,本能的,原始的。

这种泰仁突然面对楚熙情感上的“虚假”行为,给他带来了一种深入灵魂的心理冲击。泰仁不能也不能面对它,所以他会发疯似的逃跑。

有一次,泰仁想穿上西装,渴望成为一个体面的城市居民,感受和欣赏他认为只有城市人才有的家庭和亲情。然而,在他终于发现了城市家庭生活的可怕“真相”后,他惊恐地脱下西装,逃回了农村。

泰仁最后的逃避象征着人性的反抗和对社会化的逃避,这种反抗不能被召唤出来,也不能失去。